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岳川博

为个人立心,为组织立命,为中华增文明

 
 
 

日志

 
 
关于我

管理专家、企业家二代导师,“幸福企业”理论开创者、新国家竞争理论--“自然系统优势论”首创者,人生导师倡导者和践行者,《北大商业评论》副主编、北京财富时代管理咨询公司首席专家、中国幸福企业研究咨询中心主任,多家大型企业集团管理顾问及民营企业家家庭顾问。曾任北京大学管理案例研究中心研究员,曾辅导、帮助许多个人实现人生重要进步,提出了“资源为王”、“自然为尊”、“国家寄生主义”、“全球发展的十大预言”、“中国发展的十大战略转型”等重要概念或观点。

网易考拉推荐

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习总书记的姿态与岳川博《世界开始转向》的战略前瞻  

2012-11-29 19:45: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今日中央电视台新闻联播播出了习近平总书记等中央领导参观“复兴之路”成就展。结合习总书记的即席发言,这释放了一个强烈的信号,那就是,新一届中央领导集体很可能以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作为中国国家发展的大战略目标,以此来团结和凝聚全国乃至全世界华人的力量,为建设一个富强、民主、繁荣的伟大国家而奋斗。

我在去年完稿的《世界开始转向》一书中,就中国的国家发展战略提出了十大战略转型的宏观整体设想,位居首要的,就是“大战略:由追求快速超越转向追求伟大复兴”。

我在拙著《世界开始转向》一书下篇的“开篇语”即开宗明义:

中华民族拥有久远的历史。国家的发展需要有历史的眼光和全球的视界,必须放在历史的长河中审察和谋划,要有明晰的“大战略”,那种今天振兴这,明天振兴那,“头痛医头,脚痛医脚”的做法于国家无益,反而有害。

中国战略转型的目标就是使国家和民族真正在整体上复兴强大,使中华民族在世界长存、生生不息,使中国成为世界政治、文化、经济、思想大国,而不是获得短暂的物质繁荣。

                                20121129

 

以下是《世界开始转向》下篇“中国的战略转型”之一:“大战略:由追求快速超越转向追求伟大复兴”的全文。

 

大战略:由追求快速超越转向追求伟大复兴

中国的复兴,不只是经济的发展,她是一个雄心、资源、政治、军事、经济、文化、科教全面复兴的宏大进程。以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为全民族的理想和根本追求,有助于走出短视、功利和狭隘的发展观,维护民族的生存和长期发展。

纵览人类发展的文明历史,还没有哪一个文明能够像中华文明那样,几经曲折,在数千年的历史长河中卓然独立,在近代史中又遭遇冲击,又在西方文明保持几个世纪的强势后的今天,面临着民族复兴的伟大历史机遇。

“中国是一头睡狮,当它醒来时,全世界将为之震动。”曾经横扫欧洲的法兰西第一帝国皇帝拿破仑·波拿巴的这句话曾让无数的中国人津津乐道。而另一位法国人,已故的法兰西院士阿兰·佩雷菲特先生20世纪70年代初的一部名为《当中国醒来的时候,世界会颤抖》的著作,也成为当时的畅销书。事实上,中国,这头“东方睡狮”正受到越来越多的国际关注。

别人的关注和赞美,其意难明,其谋难测,其果难料。在新中国成立,中华人民共和国卓然屹立在世界东方60余年后的今天,重温中华民族的伟大历史和灿烂文明,重现泱泱大国的恢弘气势,不仅是中华民众的心理情结,也当是中华民族奋斗的方向。

第一节泱泱中华的历史回眸

   历史是人类生生不息的人生导师。

欲明了中华民族的未来,需要先回溯其历史。揭开中华文明宏大的历史画卷,虽只是匆匆一瞥,却也足以让我们鼓舞和赞叹。

中华文明略览

中华文明,亦称华夏文明,是世界上最古老的文明之一,也是世界上持续时间最长的文明。

结合自由撰稿人颜昌海先生的研究,在青铜起源与文明初曙时期,燕山南北,黄河上游,长江中下游与中原齐头并进,四面八方的先进文化汇聚于中原、各部落集团融合的基础上,形成并建立了夏、商、周三个王朝;又经春秋战国的民族大迁徙、大融合,逐步形成了稳定发展的华夏民族。中华文明的形成,是以炎黄部落集团的文化融合为核心,不断融合、吸收四方先进文化的成果;是多区域文明交流、融汇、升华的结果。

中华文明的形成与发展分为四个大的历史阶段——起源时期、元典时期、发达时期和近现代时期。起源时期,中华文化在中华大地逾万年的新石器时代文化所孕育而成,中华文化的“原质性”自此显露出来。元典时期,即夏商周以来,这一时期相当于西方的希腊、罗马时期,是中华文化主体巩固与进一步发展的时期,至秦、汉而缔造了统一的多民族的帝国。发达时期,是指隋唐以后,这一时期中西文化的交流广泛开展起来。近现代时期,是指19世纪以来,这一时期中西文化交流进一步加强。

兼容并包,有容乃大的中华文明特质

从中华文明的起源与演变过程可以发现,中华文明是多元文化融合的结果,中华文明有一种“兼容并包”、“博大统一”的文化特质。正是由于这种特质,在政治文化上也形成了占主导地位的“大一统”思想,而“大一统”,就是讲民族大义和国家团结。中华文明的兼容并包,使得各民族既能统一在“大一统”的中华文明之下,又能展现出各民族色彩瑰丽的丰富特色。

与中华文明不同的是,以欧洲为代表的文化则是断裂的,是一种文化、思想乃至制度取代另外的文化、思想及制度。西方文化沿着这种惯性模式发展,形成了西方强势文化的“文化殖民”或“文化沙文主义”。

中华文化兼容并包的精神,促进了泱泱中华大国的形成。国家的强大是从精神的强盛与气度的包容开始的。自秦、汉中华文化缔造了统一的多民族的帝国之后,中华文化曾经受到了“外族”(如蒙古族、满族,“外族”是那个时代的特有概念,现在蒙古族、满族都是中华民族大家庭的一员)的入侵,但中华民族由于中华文化博大精深的历史内涵,不仅没有被外族征服,反而将外族包容,维持了一个泱泱大国的统一局面,经久而不衰。

辉煌的创造力及人类共同的精神宝库

中华文化是富有创造力的文化,也是在世界历史舞台上独领风骚千余年的强势文化,其文化魅力越来越多地受到世界的关注和广泛认同,有可能成为全球共享的主流文化。

作为中华文化主流文化的儒家文化,正不断地得到全球的认同和推崇。1988年世界75位诺贝尔奖获得者在巴黎聚会时宣称:人类要在21世纪生存下去,必须从2500年前孔夫子那里去寻找智慧。而美国和英国的《人民年鉴手册》更将孔子列为世界十大思想家之首。

被推崇为中国五经之首的《周易》,其“和谐”、“生生不息”、“参赞天地之化育”等核心思想,正是人类面临化解发展过程中的重大自然生态危机的良方。对比世界七大主要文明,自然和谐的伟大思想在中华文化中最为突出,将来很有可能成为未来世界文明进步不可或缺的精神养料。

英国哲学家和王室重臣弗朗西斯·培根的著作《新工具》具有划时代意义,对欧洲人进行自然研究的过程进行了科学的分析。他说:“没有什么能比那在古代鲜为人知的三大发明更说明问题。这三大发明就是印刷术、火药和指南针。它们改变了世界的历史。就对人类的巨大影响和力量而言,没有哪一个王国、哪一个宗教或哲学能够与这三大发明相比。”培根当时并不知道,这三大发明以及与书籍印刷密切相关的造纸术的发明都是来自中国。

不难想象,中华文明在为世界奉献了“四大发明 ”后的今天,在解决人类共同的发展难题方面,中华文明的传统智慧可望再一次大放异彩,成为滋养世界发展的重要营养。

领骚全球千年的国家经济实力

在一般人的印象中,中国这个古老的文明国家有着灿烂的文化,但经常忽略中国在人类历史上卓然出众的经济成就。

这里援引《大国的兴衰》一书的部分文字加以说明。明代中国是一个世界的大国,从经济实力看,没有一个国家能够比中国强盛,从文化的视角看,也是如此。

中国11世纪就有了活字印刷,不久就有了大量的书籍,商业和工业都十分发达。中国的城市要比中世纪欧洲的城市大得多。当时,中国北部已有可观的冶铁业,每年大约能生产125万吨的铁,这一数字比700年后英国工业革命早期的铁产量还多!

根据经济史学者保罗·贝罗克的研究数据,1750年中国在世界制造业产值中占了几乎1/3,印度占将近1/4,西方则占不到1/5。根据荷兰经济史专家麦迪逊的研究,在1820年的世界GDP总量中,中国占287%,比排名第二至第四位的印度、法国、英国三国总和266%还要多,直到1895年中国向日本割让台湾岛,中国的GDP排名世界第一的地位才被美国取代。

所以,中国不只是一个有着灿烂文化的古国,也是一度在世界上经济实力最强大的国家,绝不能仅因为近现代的落后而妄自菲薄。

中华民族屈辱的近代伤痛

历史总是包含太多的转折和变迁。正当中国人陶醉在“泱泱大国”、“天朝大国”的美好感觉之时,西方世界开启了工业革命的先河,并利用先进的科技和武器,开始了全球范围内的掠夺和殖民活动。

近现代的百余年中,我们的同胞被列强所歧视、侮辱,我们的祖国忍受了太多的蹂躏,承受了太多的折磨,不断沉沦为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民族危机极为严重。其中,外国对中国侵略方式包括武力侵略,对中国发动战争;强迫中国签订不平等条约,以条约巩固其侵略成果并创造新的侵略条件;割占中国土地;向中国掠夺赔款;开辟通商口岸;夺取领事裁判权;分享协定关税权;确立片面最惠国待遇,进行大规模的资本输出;等等。

在沉重的民族灾难面前,伟大的中国人民自强不息,经历无数次艰苦卓绝的反帝反封建的斗争,终于赢得了民族的尊严和国家的独立主权。

然而,虽然中华民族再一次以国家的姿态站了起来,但西方强势文化对中国的影响挥之不去,中华文明在近现代国家力量的较量中由于失败而受到了怀疑、削弱甚至否定,主流价值观向往和迷信西方,弃传统文化而去但新的价值信仰无法建立。道德信仰缺失已成为中华民族未来发展的严重危害。

中华文明的历史辩证

中华文明曾称雄于世界舞台,只是到了近现代,由于西方世界依靠科技的力量,用坚船利炮打开了中国的大门,才开始了中华民族百余年屈辱的近代史。看待中华文明需要有两种方法:一种是需要用历史的眼光,以避免教条主义;一种是需要逻辑的眼光,以避免经验主义。

如果我们用历史的眼光来看待中华文明,就会重建我们对自身文明的信心和复兴国家的理想。我们固然不能躺在祖宗的余荫里坐享其成、妄自尊大,但更没有理由因为百余年相对于西方的落后而悲观失落,缺乏复兴的勇气。

近现代屈辱的百余年历史,在中华文明五千年的历史长河中只是短暂的一段历程,我们不能因为这个短暂的和局部的失败,就否定自身的文明。

“周虽旧邦,其命维新”。中华民族并不缺乏创新和创造的能力,中国的“四大发明”如果用一种具有侵略性质的文化武装,则在世界史上开启工业革命的可能就不是西方,而是中国。中华民族在工业文明落后于西方的根本原因是什么?    我认为,那很可能正是中华传统文化中关于自然和谐的伟大精神。中华民族对自然和谐精神的坚守,约束了自身对科技的应用以及对自然的驾驭、征服。如果用人类发展的终极价值观衡量,那么这种对自然和谐的坚守仍然是正确的。

当然,西方文化自工业革命以来的强盛自有其合理性,而这就是我们要吸纳和借鉴的地方,但这个吸纳和借鉴,仍然是“中学为体,西学为用”,唯如此,我们这个勤劳勇敢的伟大民族,才能在历经无数的风雨之后,仍能不失自我,再现辉煌。

第二节要复兴,而不只是崛起

中华民族是要复兴而不只是崛起,不是追求短暂而快速的超越或某种成功、胜利。

中国复兴的历史研判

什么是崛起?什么是复兴?

崛起就如平地起高楼,是一种猛烈的、集中的和爆炸式的兴盛。用崛起来描述国家发展,它是一个西方概念。现代西方强国,是以“断裂”的文化方式发展的,其形式表现为帝国的征服,新大陆的开拓,等等。

而复兴,如同冉冉升起的太阳,曾经落下,但又开始续写它辉煌的篇章。复兴的本意是再现强盛,中国复兴指中国再次走向繁荣昌盛。当然,复兴不是简单地回归到“天朝王国”,而是再现中华文明的辉煌,赢得中国在世界中应当具有的地位。

从中华文明的历史沿革看,中国有着雄厚的历史积淀。中华文明是一个曾经在世界上领先不是数百年而是数千年的文明,她曾经在世界上卓然独立,如果她再度兴起,当然是复兴更为贴切。

崛起,从其内涵上理解,更侧重政治、经济、军事等方面的意蕴,但复兴,更重视底蕴,重视文化性。而中华文明正有着无限丰厚的文化底蕴,从这个意义上说,复兴也更恰当。同时,还应当特别注意到,中国近几十年的发展,经济突飞猛进,但文化的发展相对滞后,于此背景下强调复兴的文化内涵,更有时代的和现实的意义。

崛起,从时间和效率上看,是一种快速的方式,未必有持久性,正所谓“其兴也勃焉,其亡也忽焉”。当前,中国有相当程度的快速发展的心理,这在经济领域尤其明显,追求经济速度,刻意标榜经济成就。这是一种不尊重国家发展规律,也是一种缺乏自信的表现,这不是国家应当追求的。中国这样一个大国的发展,必须是一种综合的、协调的、可持续的发展,必须以增强底蕴和保护自然为前提。

崛起,从国家群体看,纵览全球有无数个国家都可以谈崛起,因为崛起不需要深厚的历史沉积。比如,在亚洲,有印度;在拉丁美洲,有巴西、墨西哥;在非洲,有南非、尼日利亚、埃及等国。全球众多的国家都在致力于崛起,如果中国只是崛起而不是复兴,则中国的发展就在这个全球普遍崛起的大潮之中失去了特色,也就会缺少魅力。

民族复兴的感召力

相对于崛起,民族复兴更能够唤起民族的使命感、自豪感与参与热情。谈起复兴,自然会追溯中华五千年的灿烂文明以及其在世界史上的骄人成就,就会增强人民的自信心。

一个国家的发展,其根本在于民族精神,如何唤起民族精神,致力于一个统一的、伟大的目标,是国家需要做的,而民族复兴,正符合民族共同的心理情结。

百余年来,中华民族饱受屈辱和苦难,民族复兴是中国无数前辈共同的理想与追求,此时谈复兴,有着广泛的民众基础。

民族复兴实现之基础

以史为鉴,可以知兴替。中国有一定的民族复兴的基础。

从历史看中国,泱泱大国的气势尤在。中华文明对人类文明的贡献极大,世界一些专家认为,在15世纪以前的一千多年时间里,中国几乎是世界科技发明的中心。中国的四大发明——造纸、印刷术、指南针和火药极大地推动了人类的进步。而中国的经济,也在千余年的时间跨度内保持在世界第一的水平。

从现实看,中国经历改革开放,经济上在全球已经占有相当的比重。

从大国的概念看,中国是一个疆域辽阔、总资源丰富、人口众多的大国,并且中国人自强不息的奋斗精神仍在。在全球仅有美国这一超级大国的世界政治格局下,中国崛起虽然有许多潜在的政治较量和风险,但总体上如果能有效解决国内问题,凝聚民心,他人阻碍不了我们的发展。

民族复兴的国际认同

随着中国在世界舞台上的活跃,全球对中国以及中华文明了解的增强,中华民族作为一个伟大的民族越来越多地受到了世界的认同。这种文化的认同具有根本性的意义。如果世界仍然将中国视为“东亚病夫”,视为可任意宰割的劣等民族,那民族复兴的外在压力将十分巨大。

孔子学院在全球的广泛发展,是文化认同的一个例证。全球越来越多的政治家、学者开始研究中国,并表现出更多的赞扬,也是国际认同的一种表现。正如德国外交官康拉德·赛茨在其著作《中国:一个世界强国的复兴》中表露的乐观情调一样,“中国,一个世界强国的复兴”,似乎就构成了他的中心思想。

当然,国际认同只能是一种相对有利的形势,民族的复兴重在我们自己的基础、实力、理念与行动。我们不能因为别人的几句赞扬或口水就改弦更张,无论别人是怀疑、肯定还是艳羡,我们都要走出一条属于自己的道路。

在谈了许多有利于民族复兴的因素之外,也不得不提醒一下复兴之路的艰难:中国的经济成就透支了自然生态条件,这种发展本质是不可持续的,将使中国经济发展的速度预期大打折扣;全球霸权主义不会眼睁睁地坐视中国强大,而不加以干涉;中国政治、经济、社会生活领域积累的种种矛盾日益激化,解决这些矛盾也并非易事……有关这些不利的因素,在本书的下文中有更多的陈述。

第三节开启伟大的思想解放运动

物质未动,精神先行。民族的复兴首先需要解决思想的阻碍。

当前,“物质主义”的滚滚浊流在中华大地上已经泛滥成灾,造成了中华躯体以及民众身心健康的巨大损害,单纯的“经济发展”的观念不但不能承担民族复兴的伟大重任,反而极有可能毁坏中华民族赖以生生不息的大好河山!

因此,民族的复兴,不仅仅是经济的复兴,更将是文化和文明的复兴,是精神和思想的繁荣昌盛,是民智的开启和充盈,是一场伟大的思想变革和解放运动!

从世界范围看,人类物质文明的发展,归根到底是人类思想进步的结果,没有思想的进步,就没有生产力发展的可能。人类文明目前已经走到了一个关键的转折时期,主导人类文明进程几百年的西方文明,其弱肉强食的竞争法则,其个人主义和贪婪成性,在自然世界承载能力非常有限的今天,已经越来越不适应人类发展的要求,而中华文明和谐的自然和人性法则,正是克服西方文化与自然尖锐矛盾的优秀文化,为世界提供一种新的价值观和政治文明。

中国历史上第一次伟大的思想解放运动,是春秋时期的百家争鸣,这次思想解放运动奠定了中国数千年繁荣的文化基础。西方第一次伟大的思想解放运动,是文艺复兴运动,这次思想解放运动使欧洲持续引领世界风骚五百多年。

从近现代中国的发展历程看,自鸦片战争以来,中华儿女从未中断过对民族发展思路的艰难探索,从洋务运动、五四运动、新民主主义运动,到中国共产党领导的社会主义、共产主义解放运动,在思想不断解放和发展的过程中,中国人最终赢得了自身的独立和尊严。

改革开放之初,中国以革新的勇气开展了解放思想的运动,从而拉开了一场声势浩大的改革开放大幕,历时三十年,取得了显著的经济成就。

然而,在取得骄人经济成就的同时,也留下了大量的政治、社会、自然环境等问题需要解决,大量的社会矛盾日益激化,自然环境的脆弱性日益严峻,社会两极分化日益严重,腐败不但没有得到遏制,反而愈演愈烈,中国过去的发展模式受到严重挑战。

同时,不期而至的全球经济危机已经到来,对依赖出口的中国经济带来严重影响;在政治上,西方世界仍然主导着全球格局,中国尚处于战略守势,微妙的国际政治平衡下暗流涌动;地缘政治方面,各类历史悬疑随时可能产生摩擦并引发重大冲突问题……

所有这些,都必须依赖新的思路解决。

开启伟大的思想解放运动,就必须重点探讨那些关系国家前途命运的重大问题,不能有所回避;必须实事求是,不能粉饰太平;必须给思想的探讨一定的学术空间,不能长官意志,思想禁锢;必须开放民智,集思广益,不能以宣传代替思想,封闭民众的思维空间和报国理想。

开启伟大的思想解放运动,必须有批评与自我批评,有革新自我的勇气与精神,只有这样,才能实现治国方略的不断发展与完善,才能真正与时俱进,才能赢得人民的欣赏和真诚热爱,也才能团结民众、凝聚民心,使全民族向着复兴这一共同的伟大理想迈进。

开启伟大的思想解放运动,不能设置过多的禁区,不能过早宣布自己思想的胜利,不能以权威代替思考,要对重大的理念、方针、政策进行全面的审视。比如,“什么是发展?”“什么是改革开放?”“什么是我们需要的改革?”“开放有无条件和边界?条件和边界是什么?”“什么是国家发展的核心问题?”等等。唯有如此,社会发展的理念、方式和政策才有可能进步,国家与民族才有进步和美好未来。

开启伟大的思想解放运动,不能回避中国发展中的重大矛盾。国家为什么一味强调经济发展?除了认识上的短视及腐败等原因外,还有很多其他原因。

经济发展实际上是相对容易做到的事情,任何一个有一定资源的国家,只要不节制地开采自己的资源,就能够在一定时期内,在经济的量的成长方面获得突飞猛进的发展,但这种量的成长不能取代质的成长。

中国日益严峻的自然生态,持续恶化的腐败和收入分配不公,危机重重的金融体系,官僚自身滋长的“无政府主义”,公民信仰的普遍缺失,等等,这是影响中国持续走向的根本所在,必须正视和解决。

第四节“大国兴起”的战略借鉴

欲决断中国复兴之方略,须全面了解世界强国的历程,感悟大国兴亡盛衰共通的规律性。

最近,对大国兴衰的研究形成了一些引人注目的成果,其中尤以著名历史学家保罗·肯尼迪的大作《大国的兴衰》、中国中央电视台拍摄的电视纪录片《大国崛起》及其同名著作最为有名。

《大国崛起》研究了15世纪以来,葡萄牙、西班牙、荷兰、英国、法国、德国、日本、俄罗斯、美国这九个先后崛起的国家,在历史兴衰和发展方面具有典型的意义。

但是,对于全部的人类历史而言,15世纪以来的大国兴衰史仍显太短,因为许多大国的兴衰在15世纪之前就早有渊源。因此,在结合15世纪前更多的历史背景基础上,研究大国的兴衰更有借鉴和帮助。

从《大国崛起》所研究的对象看,大国的崛起可总结为以下几个类别。

通过商贸、殖民和新大陆拓展

葡萄牙和西班牙,都是面积小和人口少的“小国”,主要通过航海探险殖民掠夺成为第一代世界大国。

荷兰,最先建立了资本市场和信用体系,以强大的海军为后盾,以发达的航海技术通过商业贸易创造了一代帝国的辉煌。

通过文化、教育、科技

法国以其独特思想文化影响力和称雄野心独领风骚,始终跻身于强国行列。      

德国,大力发展思想文化科技教育,在打破诸侯割据后,实现国家统一,在民族奋斗精神的促进下,短时期内跃升为强国。

日本,这个曾经封闭的岛国,重视学习西方先进制度和技术,通过明治维新,一跃成为当时东方唯一世界性大国,进入世界强国之列。

俄罗斯,彼得大帝雄心万丈,图强自新,在潜心学习西方科技文化后,通过军事手段,迅速扩张国家版图,短时间内使俄罗斯成为一个世界级的大帝国。

划时代工业技术的突破和应用

英国,是工业革命的肇始者。得益于工业革命这一革命性的技术突破,英国率先走向了现代工业化道路,称雄世界达两个世纪之久。

得天独厚的综合优势

美国,是具有得天独厚的综合优势的国家。美国国土广阔、资源丰富而且较少受外敌干扰。由于它迅速吸收欧洲科技文化成果,立国之初就拥有较完备成熟的民主法制体系,综合资源、政治、科技、文化和创新精神,它在短短两百年间成为超级大国,也是目前世界唯一的超级大国。

以上是一个简单的分类,但如果用它来解释大国的崛起,则过于简单和单薄。大国的崛起,往往是多因素的集成结果,政治、经济、思想、文化、军事、外交、领袖的雄心和能力等都能构成国家兴衰的原始力量。综合大国崛起的要素,我认为以下几个方面是重要的。

第一,大国的崛起,从形式上看是国家行为,表现为国家的政治、思想、文化、经济、军事等领域,但从民族心理看,大国的崛起首先是民族心理的自强不息,甚至是图谋强盛的勃勃雄心。拿破仑、彼得大帝、俾斯麦等都是这些大国崛起时鲜明的代表人物。

第二,大国的崛起,大都是政治文明、思想文化、科学技术、经济发展、军事征战、疆域拓展的齐头并进,而绝不仅是经济活动。经济的成长,更可能是政治文明、思想文化与科学技术发展的结果。英国、法国、德国、美国、日本等国在这个方面的表现尤其明显。

第三,大国的崛起,大都伴随着领土或资源的扩张、占有。最有代表性的是俄罗斯和美国。有关内容在本书其他部分已经介绍,此处略。

第四,大国的崛起,如果能够保持的话,需要诸多的条件。现存在唯一世界超级大国美国,在资源条件、政治文明、思想文化、军事技术、人口数量和素质方面都具备大国条件的国家。第二个世界强国俄罗斯,在资源条件、思想文化、军事技术、人口数量和素质都也有一定的优势。而其他曾经的世界大国,因为国土、人口、资源等条件不具备,有的在世界中的地位下降了,有的没能够持续称雄于世界舞台。

他山之石,可以攻玉。以上大国兴衰的经验教训给中国的复兴提供了借鉴。中国的复兴,必定是雄心、资源、思想、文化、科技、经济、军事、政治的总体复兴,而不只是经济发展的单兵突进。

  评论这张
 
阅读(37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